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正文  
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10年4度访沪从冷到热 见证交响乐在申城落地生根
2019年4月4日 10:15

现任艺术总监安德里斯·尼尔森斯指挥乐团演出。

  你知道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吗?它在东方艺术中心的演出将于6月4日举行,演出门票已售出超六成。而在5年前,当它将当年亚洲巡演中国唯一一站安排在上海时,东艺曾让志愿者进行街头调查,结果对于这家世界着名的乐团,100位上海市民无一知晓。

  “被名字耽误”的乐团

  作为现存最古老的市立交响乐团和第一支不依附于宫廷贵族的市民乐团,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历史可追溯至1743年,莫扎特、贝多芬、海顿、瓦格纳、勃拉姆斯等一流作曲家的作品曾由该团首演,德奥浪漫派作曲家门德尔松担任过乐团第五任音乐总监。

  对接触交响乐晚于西方的中国乐迷来说,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可能是实力水准与知名度反差最大的乐团。2009年,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初来上海,尽管音乐会现场得到业界一致好评,但票房不尽如人意。有人说,这支乐团被低估的名声,或许与其“布商大厦”的名字不无关系,在古典音乐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布商大厦”的确让不够了解交响乐的普通观众产生乐团隶属于某欧洲企业的误会。其实,“布商大厦”的名字与其历史相关。在乐团诞生的年代,一种名为“大音乐会”的演出形式在莱比锡市民阶层中颇为盛行。由于演奏时发出较大的音响,经市长及议会研究决定,将“大音乐会”举办地迁至布商大厦内。莱比锡的商人们慷慨解囊,布商大厦音乐会大厅及世界上第一支真正属于市民的交响乐团应运而生。

  2014年,“街头访百人无一知晓”的调查结果经由英国着名乐评人诺曼·莱布雷希特的博客传到乐团,令故事有了峰回路转的结局。为扩大中国乐迷的知晓度,乐团授权向中国内地10家剧院转播实况,成就了国内剧院首次联播音乐会,这场音乐会门票也最终售罄。两年后,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又在上海大剧院演绎长达3小时的《马太受难曲》,门票已一票难求。《马太受难曲》是巴赫所有创作中篇幅最大的巨型作品,但在巴赫生前,这部恢弘巨制并未得到几次上演的机会,甚至在巴赫逝世后,人们也几乎忘记了它的存在。直到1829年,门德尔松重新挖掘并亲自演出,才让这部沉默了80余年的杰作得以“复活”,当时演奏的乐团正是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从这一点上,也足以证明乐团在古典乐史中的地位与贡献。

  从被低估到受追捧

  除了门德尔松,在莱比锡布商管弦乐团的总监年表中,可以看到一长串响当当的大师名字:从1781年的首任总监约翰·亚当·席勒,到后来的尼基什、富特文格勒、库特·马祖尔,及至里卡多·夏伊,无一不是在古典乐坛呼风唤雨的“超级大腕”。去年2月,新一代指挥界翘楚、拉脱维亚指挥家安德里斯·尼尔森斯接过里卡多·夏伊的指挥棒,成为乐团第21任音乐总监。

  1978年出生的尼尔森斯师从指挥大师马里斯·杨松斯,2014年成为波士顿交响乐团百年来最年轻的音乐总监,目前身兼波士顿和莱比锡布商两团音乐总监之职。2017年,尼尔森斯曾率维也纳爱乐乐团献演东艺,完成中国首秀,给上海乐迷留下深刻印象。今年首次以艺术总监身份带领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来沪,尼尔森斯为乐团选择的曲目是肖斯塔科维奇《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柴可夫斯基《e小调第五交响曲》。前者考验独奏小提琴的演奏技巧、情感及与乐队的交相辉映,与乐团合作的是新生代小提琴独奏家贝芭·丝凯德;后者重点在于乐队各乐器组之间的音色对比,追求整体效果的呈现。

  从声名被严重低估到进入乐迷日常视野,10年间,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在上海遭遇的冷热对比,见证了这座城市古典音乐氛围和欣赏水准的日渐成熟。正如上海音乐家协会主席许舒亚所说:“近些年,上海古典音乐文化氛围日益浓厚,与本土乐团的逐步成长,以及联动剧场、大众平台深耕数十年的音乐普及有密切的关系。”在莱比锡布商管弦乐团访沪的10年间,各剧院所作的乐曲导赏、现场直播等努力,一方面加深了市民对乐团的知晓度,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交响乐在城市落地生根的一次次播种。

来源:解放日报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亚游ag娱乐|HOME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